鐵道小站》恬靜,大禹車站

據說秀姑巒溪海水倒灌的最尾端,就是到大禹,
因當地三面環水,水災頻繁,
希望藉由「大禹治水」事蹟,以此命名來解除水患威脅。

而大禹位於玉里北方,
一個台灣傳統村落的縮影,恬靜、自然。



大禹以農為業,早年是花蓮地區種植菸草的重鎮,
如今因政策改變,菸葉產業沒落,
菸葉田轉為良田,稻作成熟時,稻浪景色極美,
尤其火車穿過田野或是倒映在水田時的景象,
更吸引鐵道迷專程來攝影。



///

有鐵道經過,當然會想到車站,
大禹車站,一條主要街道直通車站。
而車站在1995年就已裁撤廢站,
儘管現在火車真的和大禹一樣,三過家門而不入,
社區自發維護,依然將閒置空間打理的井井有條,
客家本色精神依然在這裡展現。



除有不少裝置藝術品,掛上可愛的諺語詩句,
讓單車客可到車站內休息,感受鄉村童趣。






(這些謎語,你猜到幾個?)


(售票口,停止營業的鐵門上寫上了兩首詩句,看起來很賞心悅目吧!)


(還是能感受到大禹的活力,「唯吾知足」即知足常樂,反映了這裡居民樸素的心願、寄託和追求。)



壁上也不全然是諺語、謎語,
火車過站不停,非忙碌!
大禹人,劈山開石迎艱難…為子孫,為後代,爭光妍!」
這是居民的心聲吧?
詞句裡透著淡淡無奈,但更要激勵一番。

///

沿著車站前的主街走,是舒服的,是生活的,是常民的,
整條路乾淨又整潔,一直走到台九線。


(站前早餐店是當地的小農市集,農人把吃不完的青菜,送到早餐店寄賣,是不少遊客的私房景點。)









緩慢地走著,
生活如一旁周而復始的稻浪,不刻意維持什麼,自然而然,
偶而可以看到一輛列車頭也不回地呼嘯而過,
快慢之間,我反倒喜歡起這份貼近,
緩慢地觸摸到一種真實,關於那個看不見的自己。

///

過了平交道後的小公園裡,立著大禹的雕像,
一個火車不停的車站,火車的停與不停已不那麼重要,
歷史的巧合也好,錯置也好,「大禹精神」似乎一直都在的。



玉里鎮「大禹」小檔案:
位於玉里之北,舊稱"針塱",據說是指一種有毒植物"斯頓Sedeng",是阿美族語的稱呼,漢人譯作此命名。台東線鐵路北段通車後在此設站,日本人將它冠上日式名稱「末廣」,但末廣在日本是常見的地名(思鄉情懷?)。戰後國民政府官員先將此地改名為光復,後來發現與北邊的光復鄉重複,於是再改名大禹。取名大禹的原因據說是當地「三面環水、水災頻繁」,希望藉由"大禹"治水事蹟,所以討個吉利,希望能從此避免水患。
居民大多以客家人為主,以務農為主,以前曾種植菸草及酸柑。

到「大禹車站」:
現在到大禹車站,需自備交通工具,
或搭乘花蓮客運,從玉里出發需10分鐘,約1~2小時有一班車,建議先查清楚車班。下車後往回走到大禹國小和派出所指標的叉路,再彎進去即可抵達。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