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寫於11月(2016)


(那一天,不經意彎進的安靜小村落,很喜歡這裡~
你可以想像嗎?村落位在海岸山脈下,一層層緩緩而下的梯田,面對180度的太平洋⋯。)


來了花蓮多年,今年的心情反而舉棋不定,
很多時候來自於花蓮現況,
開始覺得這地方因主事者、因城市氛圍,不再感到諸事美好,甚至覺得紛擾,
這些年其實花蓮變化很快,但大多並非如期待的!
但是,有時即便想說個所以然,竟覺得不如以往的義無反顧了!
或說,我不是為了這份自在而來到花蓮?厭惡這批判從何而來?
一度有想就此南遷,
然而這念頭竟也擔心生活又再變動起來。

前些日子碰巧遇到兩個年輕人,
說年輕人,是因自己比人虛長十多歲,自己像大叔,
各自把酒,竟話題相投,聊彼此正在做的事,聊了不少!
兩年輕人關注社會,也樂於和大家分享心情,辦講座、寫專欄、也當背包客四處旅行…。

除了感慨時間人事的流轉,動不動就想當年,成為我虛弱存在的藉口,
原來不知不覺地,我也掉進這安逸死胡同裡。
看見睽違已久的熱血,如眼前這兩年輕人!

那份年少跳動的心呢?
漸漸的,快要幾近停止,越來越聽不到自己的心跳聲。
我的熱血呢?我心中的唐吉訶德呢?

大叔心裡有聲音。

我一直記得這句話,隨時提醒自己,
「花前月下是有的,只是不再浪漫癡狂。」
一直總覺得自己是個有自己想法、自己能決定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
但終究安定下來了!
變動也好、冒險也好、瘋狂一點也好,少嚐試了,
腰圍漸寬,自認為生活過得安逸,生活也無虞,
或說為了持續這份安全感,一直生活在自己認定的圈圈裡 。

---

話題再轉,
「花蓮的在地發聲平台!」年輕人一直這麼覺得。

這個城市的晨暮昏夜、風陰晴雨,需靜下心來,
生活之中,即便任性也順著心走,
有讓自己激動的情愫,有屬於自己真心的那一部分,
想寫、想說、想記錄的,「花蓮旅人誌」骨子裡有風花雪月。

已成為別人眼中那個在地樣子?!
所以批判如熱血青年?所以義憤填膺?
那股批判不公不義時的厭惡之心從何而來?
「不如歸去」的南遷念頭?怎會有?
那個朝朝暮暮相處、千山萬水呼喚的地方,不再可愛?

恍然驚醒!

對我而言,自知有理的論述也常讓自己心情頹靡低落許久,不是嗎?
一直以來並不想成為為人喉舌的發聲媒體而存在,是因清楚明瞭那小喜大悲的個性,
去發現這裡的美好,心情自然有了沈澱,
而我一直也相信這是「捍衛」的另一種形式。

關於批判的、立場分野的,就隨風吧~
是啊,熱血不再!但自己很清楚心依然跳動,是善感的。
一路走來,對於我歷歷在目,但對於「花蓮旅人誌」網路這東西卻顯得虛無飄渺,
心頭那一吋一吋成長的小苗…相信有那麼一天。

這一晚,東北季風剛過,還帶點微冷,
酒精發酵的快,這腦子是否清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