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多年,終於一償宿願,
總算讓自己腳步在「八通關古道」又往前推進。




天剛亮,就從登山口啟程,
打算趁著早晨的氣溫還沒上來,盡可能多走一些,
先到達「佳心」大休息再說。

登山口 → 佳心」這路段曾在多年前書寫過(按這裡),這篇就不再贅述。
但提醒:到達佳心之前,約步道3.6K處,需高繞要注意。- 2018/4月



這一趟以「瓦拉米山屋」為目的地,
我們申請入山但不準備在山屋過夜,
一行人盡可能地輕裝,計畫是決定到山屋…當天來回。

///




(佳心,步道4.5K,H820m)

佳心 → 黃麻


到了「佳心」,一切才剛開始!
其實,前後來瓦拉米走走不少次了!只是頂多到了「佳心」就折返,
再往前,需申請入山也需要一些決心~
(除非到山屋過夜,不然路程不算少,需一點體力喔!(單程約14公里山路))






(往黃麻路上,頭上長滿姑婆芋的「鯊魚頭大哥」巨岩是個搶眼的標的物。)

一路上,九芎、岩崖絕壁,還有高大蕨林夾道,
以及「鯊魚頭大哥」,是過了佳心後的風景。






(黃麻,步道8K,H910m。黃麻駐在所的遺址,紫花霍香薊遍佈的谷地。)

來到「黃麻」,昔日的駐在所已不復見,
紫花開滿了一地,不知覺路程已走過一半。

黃麻 → 黃麻一號橋 → 黃麻二號橋



(黃麻之後的群山~有大崩壁的阿不郎山相當顯眼。)



「黃麻」過後,山徑開始蜿蜒而下。
過了8.5K,
林中靜謐,似乎靜悄地還能感覺到當年那份肅殺之情。


(喀西帕南事件紀念碑,步道8.5K)

瓦拉米步道前身是八通關越道東段,
沿途路上不少遺留一些日人統治痕跡,
如以此步道有板岩堆出的路肩駁崁、用斧頭砍鑿出的山壁、台灣總督府通信部石碑等,
最讓人唏噓的就是這座日人立的「喀西帕南事件殉職之碑」。
1915年布農族人因生存空間受壓迫起而抗爭,襲擊這裡(喀西帕南駐在所)。
而接下來,陸續有日方報復及布農族抵抗等事件,
日本政府也因此在數年後在此興建越道。





多年前那場血腥,
這頭手起刀落,那頭槍響逼人,
碑前腳下盤根錯節…讓人多了一份跨時空的遐想。

繼續前行,青山、深谷、崖壁、流水,
山路漸下。




(步道9.5K,上、左/黃麻一號吊橋,右/黃麻溪)

當「黃麻一號吊橋」的紅色橋墩在綠意裡隱現,格外顯眼,
站在吊橋上看幽靜婉約的黃麻溪谷,覺得陶醉,
潺潺溪水碧藍而清澈,水聲嘩啦好聽。

漸往溪谷的「黃麻二號吊橋」去,
飽含露水的苔蘚與豐富蕨葉綠蔭更顯壯大,空氣中帶著幾分潮溼黏膩。


(小一號的黃麻二號吊橋)

黃麻二號橋 → 瓦拉米吊橋 → 瓦拉米


再來,面臨的又是一大段崩塌地的高繞,
陡度尚陡,加上長路到了這裡,每個陡坡都讓腳步覺得沈重。





幾個轉折路段過去,已不像剛才的濕氣逼人,
高繞這路途多碎石,但視野漸好~
奮力而上吧!當看到「瓦拉米吊橋」時,疲憊會暫掃一空,
耐力賽也告一段落,路程不知覺已爬升到海拔一千多公尺。


(瓦拉米吊橋,步道12.1K,2003年新建。)

「瓦拉米吊橋」過後,步道坦蕩了起來,
目的地「瓦拉米」也不遠了。







白木林、蕭瑟的楓樹林,再緊接著轉為杉木林,
當最後0.1K的路標出現在眼前,
雖眼前是個緩坡,也覺得它格外迷人…。



瓦拉米山屋。


終於踏上「瓦拉米」,
步道的終點,那傳說中「蕨」駐在所的遺址就在此地,山屋就在眼前,
到達時,已過了正午。


(山屋前備有桌椅、防熊儲物箱供登山者炊煮用餐使用,及盥洗台及廁所。)


(瓦拉米,13.6K,H1068m。)


(山屋內設上下兩層通舖及太陽能夜間照明,共24床位,而外有12露營位。)

午後,雲霧也快步跟著上來,僅能稍作停留,
決定往返,這山屋的夜空只能憑靠想像,轉而期待未來某日。



回程時,早上景色再次倒帶,
但多為下山路段,儘管疲憊,腳程自然也行雲流水般快了些,
回到登山口,天色已暗。



瓦拉米步道小檔案:
瓦拉米步道是八通關越嶺道東段的一部分,全長約13.6公里,坡度緩、視野佳,
步道沿著拉庫拉庫溪谷而上,
具有亞熱帶至寒帶特色的完整生態體系,蘊育著豐富多樣的動植物資源,
可分成前段「步道口─山風二號橋」(約1.7公里)、中段「山風二號橋─佳心」(約2.8公里)及後段「佳心─瓦拉米山屋」(約9.1公里);
遊客和親子家庭可步行至前段或中段,為一般健行步道;
後段需辦理入山(園)證、較適合有中級山或負重露營經驗的山友,屬於中級登山步道。



從「佳心─瓦拉米山屋」(約9.1公里)這段屬管制區,需申請入山入園許可,
只要於出發一週前於「台灣國家公園入園入山線上申請服務網」申請,
或於進入當日在南安遊客中心2公里後的南安警察小隊現場申辦亦可。
(若有意於山屋宿營,需更早提出申請,以便宿位抽籤。)



///

有熊出沒!




在瓦拉米步道上有很多可愛的黑熊標誌,
沒錯!瓦拉米附近為生態保護區,是台灣黑熊的活動空間,
1998年玉山國家公園成立黑熊研究小組以後,生態專家才逐漸了解黑熊的生活習性。

其實在野外遇見熊,最可能的狀況是熊主動避開人,
而且黑熊數量不多,想要在野外與黑熊巧遇,機會是很微小的!
即便黑熊可能具有攻擊性,但它們極少在沒有原因的情況下攻擊人類,
牠們被人類獵捕的歷史很長,也具有敏銳的嗅覺和聽覺,黑熊通常會儘可能避開人類,
因為台灣黑熊非常稀少,現在野外已經很難發現~
在有限的目擊記錄中,黑熊會撤離與人類相遇的現場。

如果在野外碰見黑熊,最好的辦法是盡量避開熊的視線,
若熊並未顯示任何威嚇的行為,
則在不經擾熊的情況下,維持距離而不干擾黑熊,
安靜地離開現場是上上策,對人與熊來說都是最好的策略。


備註:
「107年度山風一號吊橋及周邊設施整修工程」:
預估自2018/07/01至2019/01/31止,山風一號吊橋無法通行,
瓦拉米步道僅開放至步道入口900公尺處。


///
回頭看「登山口 → 佳心」這路段



本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