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大禹嶺,在三叉路上停了下來,
往花蓮方向的車子明顯少了,往來的車輛並不多。
而這個時節往中橫走,
常能在海拔兩千公尺山道上,觀賞到雲海與櫻花,很容易的,
只是今年這個三月,僅能孤芳自賞…。





今年春天,氣候也格外暖和許多,
或許是老天給花蓮的一點垂憐。

關原最後一波櫻花




行經「關原」,櫻花夾道,
由於海拔高,這兒的櫻花比低海拔晚了約一個月,
這時候正鬥艷爭芳著。





十幾棵逾50年的山櫻花,還有幾棵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八重櫻,
關原加油站附近成了中橫沿線最美麗的賞櫻區…。




(山櫻花(又名緋寒櫻),山櫻花3朵一簇叢生,花瓣5枚單瓣。)


(八重櫻(又名牡丹櫻),花瓣多層,花朵大,桃紅色。)

在「合歡觀雲」前的櫻花樹下,拿著相機又瞄又拍,
微冷涼風吹來,只覺得舒服,
想起「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
誰的詞?李後主的吧!

突然,有一輛往花蓮方向的貨車經過,
主動對我打個招呼及送上微笑,
花蓮人私底下的個人外交,在這時候格外讓人覺得窩心。



///



這端,陽光普照著群峰,山谷雲霧翻騰,
轉場間是陰鬱林間,薄霧透著光,
隧道兩頭,常上演著兩樣情的戲碼。



又再次站在這裡,站在中橫開發而塑造的神話面前,
這個被稱為「愚公峭壁」的碧綠大坍方觀景點前。

愚公峭壁


這些年東往西返,
經過中橫絕美的這一段,已無數次。






(位於金馬隧道前這觀景點可望見奇萊北峰及合歡群峰,及蔣經國先生命名之「愚公峭壁」。)

往返之間,早已習慣讓心情隨著峰迴路轉而轉場,
山之西一味地求快的步調,轉換山之東的悠然,
回到山之東,經歷過幾次大地的提醒,
看著山之東疲於奔命於追趕山之西…,又幾年過去,
似乎只有在漫漫的每次「峰迴路轉」中,才讓我感覺多了一丁點與自己相處的時間。
而當年那個筆鋒帶著批判的小毛頭怎成了內斂圓融的大叔?
但俯仰之間,內心卻更堅毅地把「人定不能勝天!」烙在心底!







來個大迴轉,駛過向天爭高的「碧綠神木」身旁,
有一、二隻獼猴迅速消失在眼角視線,樹林裡有竹雞啼叫,
午後,斜陽,林間,喜歡山裡這份沈靜,
又喚起腦海裡,那年輕時代騎過觀雲、慈恩、洛韶、天祥的摩托車記憶。



路旁的公里數逐漸加大,
過了天祥,路行逐漸趨於平緩,
忽而拐彎的路程因流暢而失去感覺。
(或說,其實是不忍見太魯閣這幾年的大建設…。)



我們又再次回到了花蓮,
回到人間,為生活努力!


本篇留言

1567891011121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