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七星潭,右/鹽寮船澳)

這陣子,我們平靜生活,有共同的生活擔子,也欣賞同樣的風景


(左/布洛灣,右/七星潭)

總喜歡你陪著我看花蓮的大山、花蓮的大海,            


(左/西寶國小陶燈,右/海洋公園表演)

有時會因生活上的芝麻小事鬥鬥嘴,但你總會逗我開心


(攝/七星潭)

風野大,知道你怕冷,
這幾天東北季風來,頭一次發現花蓮有點冷,


(攝/海洋公園海豚表演)

在花蓮,交朋友很容易。花蓮小得像一粒米,人跟人一定可以找出關係。
天涼了!總能夠漸續的感受到如此熟悉的寒暄問暖


(攝/七星潭)

生活上,有很多必須重新開始,
儘管辛苦,心是安定的、是踏實的,因為你總在我身旁!

(※ 給身邊這陣子移民花蓮,這群正努力生活的夫妻檔朋友們…。)

這些日子,愈來愈多人放下一切,
移民花蓮,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有中間產業年輕份子投入,更有夫妻倆舉家搬來花蓮,其中不乏七年級生,
漸漸地,年輕人多了,花蓮有了新活力注入,
年輕的花蓮人也慢慢開始回流返鄉,
來自不同城市、不同背景,相同的是大家在這裡都是「花蓮人」,
被挑起的「移民者,養老族群也」與在地族群分立的那灘死水,正在活化中,
但花蓮的就業機會本來就少,
平衡現實生活與理想,胼手胝足,箇中辛酸只有自個兒清楚,
花蓮生活儘管辛苦,這裡沒有功名利祿的追求,
也沒有你死我活的競爭,
耕耘夢想,夢想在走,生活就是如此酸甜…。


留言

確定

  1. 澎澎 | 10/21/2007 02:07

    嗯嗯
    在花蓮有種身在大台北中
    所無法找到的一種平靜感

  2. 珊 | 10/22/2007 02:18

    ㄏㄏ~將不同場景卻有共通性的照片擺在一起
    這樣的寫作方式,還蠻有Fu的~~~

  3. blisy | 10/22/2007 10:30

    好用心的禮物!
    我想、應該會成為這份禮物的收件者一劑強心針!

  4. opencode | 10/23/2007 21:49

    我比較好奇的是~~照片中男女主角是幾歲,真的釣魚女主角也跟去嗎??好羨幕,真的神><!

  5. 妹妹 | 10/24/2007 23:47

    好久不見阿~
    寫的真感動!!
    好想去花蓮喔~~

  6. 波賽東之子 | 10/25/2007 17:25

    阿義先生:
    欣賞你的部落許久
    也很認同你的部落理念
    (也放在我的部落連結中)
    這是我第一次現身留言
    因為這篇文字的出發點很動人
    原以為是獻給你自己的親密伴侶
    沒想到是想鼓勵(或許我也認識的)那幾位年輕夫妻檔朋友
    也因為有所認識所以感觸良多而留言
    我也是期待早日移民花蓮的人
    但還在現實與理想中尋找一個恰當的時機
    與書琴談起自己或許可以到花蓮從事生態導遊維生
    她提起你或許是個合作對象
    我不曉得適不適合
    不過我想先和你當當朋友聊聊是不錯的
    ps.我們曾在『一碗小』鄰桌而坐

  7. 羅大柚 | 10/26/2007 00:59

    義哥
    很謝謝你寫了這篇文章鼓勵了我們
    讓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孤軍奮戰

    這條是一條辛苦的路
    創業維艱,莫不急莫不慌
    這些我都懂,只是這一段過渡時期
    真的挺難熬的
    不過我相信我們是可以的
    因為我擁有了你們這一群一路相挺到底的好朋友

    那木頭地板染色頗受大家稱讚喲!
    啥時義老板有空來觀賞自己的傑作呀?!

  8. ㄚ銘 | 10/27/2007 17:48

    偶覺得新移民~我們就素其中一份子~
    為了健康~我們來花蓮
    為了自由~我們來花蓮
    為了環保~我們來花蓮
    為了興趣~我們來花蓮
    -----------------------------
    但就不是因為賺$$$來花蓮,
    因為我們認為$$夠用就好了,
    或許物慾少了,我們就更寬心,
    花蓮真好~~~~~~~~
    花蓮愛玩ㄚ銘

  9. ㄚ銘的那口子 | 10/27/2007 18:23

    很久沒看到你了,怕別再瘦了ㄅ...呵!
    東北季風在花蓮又悄悄的吹了起來,
    姑婆芋不斷的搖著頭,
    好像涼得很快樂呢~
    秋冬,是冷的天,卻是人心溫暖的季節。
    總會聽到彼此的問候,
    總會看到穿得暖暖的彼此,
    總能窩在一起吃著熱呼呼的火鍋,
    熱熱的煙,暖暖的心...
    這種感覺,像你的鼓勵,
    慢慢的,隨著文字,流進我們心裡...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燦爛笑容與溫暖支持。
    點。滴。沁入心頭。

    最像工讀身的老板娘~瑞文

  10. M | 10/29/2007 15:04

    很感謝你的分享
    讓曾在花蓮生活兩年的我總是在這裡找到共嗚
    還有看著你的圖.文勾勒起對那塊土地的回憶
    花蓮真的是一個好地方
    好山好水好民情
    ^___^

  11. nochi | 11/02/2007 21:32

    看到瑞文留言,
    我也很想留言,
    (為什麼不去阿銘那裏留啊,偷懶),
    留什麼言呢?



    空白也是挺好的,
    在花蓮空白發呆的時間特別好,
    願我們時時能感受土地的美好。

  12. 晴朗 | 11/19/2007 22:50

    哇~好久沒有去七星潭了(有三個月了吧)
    我想,應該翹個班去上上屬於晴朗的藍色了吧

  13. Kevin | 11/25/2007 20:05

    臺灣到處都被污染了,在有形與無形的環境,我都有這種感覺!
    但是否唯獨花蓮例外呢?

  14. joice | 12/14/2007 10:25

    我喜歡最後一張
    好美~~

  15. nike | 12/24/2007 23:12

    很有感覺
    愛上花蓮的我
    就是喜歡那種與世無爭的步調
    看的這的一切,都是種感動

  16. 哀我花蓮 | 01/26/2008 00:20

    哀我花蓮 /陳克華

    離開花蓮很久了。花蓮,是我的故鄉。我生於斯,長於斯。雖然
    我身分證上的籍貫欄,寫的是山東汶上。汶上?小時候讀儒林外
    史,第二回裡有個擅畫荷花的王冕,就正是汶上人。感覺奇異地
    遙遠而陌生,和一個小說裡的人物同鄉,數年前實地走了一趟山
    東,才知道「汶上」早已經改名消失於歷史當中,現在是連王冕
    當年騎牛寫生、夏荷田田的汶河,也已填平種了棉花。立在那片
    乾涸龜裂的收割後的黃泥地上,面對山河人事的滄海桑田,我心
    中竟無太大感喟,因為花蓮,無論在意識或心理層面上,都才是
    我真正的故鄉。
    而我離開它至今竟整整有二十年了。
    這二十年中,「離開花蓮」,普遍成為一種行為模式。我,當年
    一個由花蓮北上求學的鄉下小孩,多年來因為工作蝸居台北市廛
    一隅,卻眼見許多世居中央山脈以西的經常出現於媒體的名字,
    無緣無故和花蓮扯上了關係。在「本土」甚而「鄉土」意識配合
    著台灣政治的勢力消長與板塊推移,而一躍成為主流價值的當兒,
    「擁抱鄉土」成為知識分子人人在謀取政治利益時亟欲申請的道
    德專利。擁有了這項專利,隨之而來的自然便是文化詮釋權的權
    力正當性和使用這權力的道德合法性。而「鄉土」,「鄉土」究
    竟是什麼?「鄉土」又在那裡?在今日交通便捷的台灣,全省一
    日走透透,「鄉土」是何其地稀少且抽象;而論落後,論偏遠,
    論與世隔絕,論符合那些鎮日坐在台北玻璃帷幕大廈辦公室裡
    吹冷氣的文藝官員們心目中的「鄉土」,舍花蓮其誰?
    於是我看見了一批批汲汲營營的知識分子來到了「鄉土指數」
    第一的「花蓮」,或以回歸田園的清流姿態,或以擁抱市井的
    草根情味,向世人宣告且輸誠流瀉在他的身上腦海的百分之百
    純種台灣血源與鄉野血性。在時時暗暗唱和當政者推銷的文藝
    政策與意識形態後,不消數載,便成功地標籤以「鄉土」,「
    衣錦榮歸」台北,將花蓮的一切,拋諸腦後。而花蓮在這三番
    兩次無端臨幸又旋即離棄的「回歸與擁抱」之後,落後依舊,
    偏遠依舊,隔絕依舊,不過徒然被攪亂了一池春水。
    在這些來來去去花蓮的人當中,沒有人真正關心過花蓮需要什
    麼,三十年來人口不曾增長的花蓮的未來又在哪裡。
    沒有人真正理解,花蓮其實是陳列筆下如假包換的「疫癘之地」。
    朋友間有人知道我是花蓮人的,總彷彿要急著撇清什麼似地說:
    「花蓮我有去過,花蓮真的是好地方,空氣真好。」殊不知花
    蓮市籠罩在紙漿廠所排放的廢氣裡,已超過三十年了。昔日海
    岸上美絕的紅、白燈塔早已被炸毀不見,位於美崙山下優美恬
    靜的日本神社也數度改裝成為混凝土動物充斥的半忠烈祠半神
    佛廟宇的怪物。花蓮火車站更是無視旅運吞吐量的失敗設計。
    在念花蓮高中時,親眼見到學校隔壁文化中心新落成的大廳尚
    未啟用即已大量漏水,而從花蓮機場或車站搭車回家,一路上
    所見盡是枯死的行道樹。據花蓮人說,從樹苗種下的那一刻起,
    樹就不曾活過,政府只是很盡責地花了大筆納稅人的銀子。我
    當兵時所駐在的東海岸醫務所消失了,但那盤踞地方相互勾結
    魚肉鄉民的鄉長、派出所所長、鄉里幹事可能還在。從市區家
    裡走向南濱海岸及公園,一路上雜草叢生,垃圾滿地,間有屎
    溺,車輛停放無章。而數家水泥廠至今仍無視花蓮人的反對,
    在太魯閣國家公園旁的山區大挖特挖。我童年時期遍地好山好
    水的花蓮,正逐日被徐仁修先生所謂「貪官、污吏、奸商、刁
    民」製造成另一個毫無特色、既庸俗又醜陋的典型台灣歷史失
    憶型城鎮。是的,這是我親眼所見所有台灣城鎮至今無一可以
    倖免的必然厄運。
    所以二十年了,每一次「回家」之後,就越不想回家。回了家,
    就不想出門。不想遇見那些沉淪中的花蓮風景,萬劫不復的海
    灘,垃圾堆積而行道樹死光光的公路,由水泥和大理石草率而
    粗糙堆砌的一切一切景觀。午夜夢迴,想起高中時代(花蓮中
    學)在花蓮廣為流傳的一則謠言(?):中共對台部署的飛彈
    對準了花蓮,大約是位於花蓮市郊美崙山山頭中廣電台的位置。
    其攻台戰略是首先以飛彈切斷花蓮及台灣東部對外的一切交通。
    當時聽了只置之一笑,覺得中共實在太多此一舉,殺雞用牛刀。
    要切斷花蓮對外一切交通,何勞飛彈?只要一場豪雨即可。
    而二十年後的今天,可悲花蓮的處境,距離「一場豪雨即可切
    斷對外交通」,竟也相差不遠。
    只是這其間多了許多知識分子來來去去,來去之間不帶來也不
    帶走一絲雲彩,只是離開花蓮之後,「挾花蓮以自重」地,發
    了。而「鄉土聖地」花蓮何辜,竟要被一再凌遲羞辱至此?
    哀我花蓮。祝禱。

  17. Jessica | 11/04/2008 11:03

    上面的大大寫的真的是針針入骨又見血,我想這也是曾經深愛卻無法改變現實殘酷的『花蓮人』,對故鄉最深的鄉愁或鄉愿,夾雜的低鳴吧!

  18. AcidGarden | 03/23/2009 19:07

    去年(2008)峽谷音樂節看到陳克華先生
    真是高興呢!
    愛花蓮的人很多 

    我們不介意要搖很久的火車 才到花蓮
    因為我們更希望花蓮
    可以在發展與保持生態之間得到平衡
    永續生存.....這才是愛花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