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30線》卓樂.不願回首的記憶(瓦拉米鐵馬道01)

 




四月的小葉欖仁剛吐新芽,一整排的清翠,
排排站列隊歡迎我進入「卓溪鄉」。

我從玉里客城沿著台三十線騎來,往山裡騎,騎在「瓦拉米鐵馬道」上,
山谷的水田裡,幾台插秧機正勤奮地忙碌著,
騎來輕鬆愜意,田綠、山也綠,
這路像是卓溪的示範道路,來卓溪我會建議先到這裡…。

幾隻野狗逕自在馬路上睡著,
繞過牠身旁,牠睜了睜惺忪的眼睛懶得理,又睡了過去,
一個斗大的路牌,寫著「卓樂」,
昔日「八通關越嶺道」從平地入山的咽喉。




「卓樂」,這偏安的山中部落,曾經轟烈!
兩棵老樟夫妻樹迎風招手,一如以往繼續在這兒守著,
我在村子裡閒晃…。

思緒回到「八二粁一四五米」抗日慘烈的悲壯裡,
這群在這片山林裡努力生存的人們,在家屋前或坐或站,那堅韌剽悍的表情,
事過境遷,竟是只留下一抔堆砌的石碑,
義憤填膺地立在派出所廣場的角落…。

風停了,恬靜的氣味兀自飄蕩著,
空氣似乎凝結了,顯得沉重…。
我正走進這故事裡,
那鶴唳的塵封往事,那布農族人不願回首的記憶…。


*本次騎車路線:
玉里─(8K)→卓樂─(2K)→南安遊客中心─(6K)→瓦拉米步道登山口


《卓樂大屠殺》小檔案:
就在布農族人剛搬遷下山的年代,日本人為剷除反對勢力,日人假意招待布農勇士,用利誘的方式將這些勇士集聚於「卓樂」一帶,設酒席招待,當酒酣耳熱之際,狠心狙殺,將這些勇士推到預先挖好的坑洞,有些尚未死的也慘遭活埋,死亡慘重,只有少數人逃出…。
這件事情的發生,因為年代久遠,又無文獻佐証,詳細原因仍待查証,但這段布農族的血淚史卻成了族人不願多談的過去…。



本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