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花蓮土地會黏人 阿義樂當引路人



對多數人來說,好山好水的花蓮是旅行勝地,
但對阿義來說,土地會黏人的花蓮,卻是他落腳扎根之處。


對多數人來說,好山好水的花蓮是旅行勝地,但對阿義來說,土地會黏人的花蓮,卻是落腳扎根之處,10年來褪下外地人的隔閡,徹頭徹尾成為花蓮人,將花蓮的美介紹給各方旅人。

喜歡騎車到處跑的阿義,足跡遍及花蓮13個鄉鎮,他的部落格「花蓮旅人誌」內容包羅萬象,從廣為人知的觀光勝地、著名小吃,到內行人才知道的花蓮祕境,阿義用他的角度、感性語彙,細膩寫下旅程點滴,展現對花蓮的綿長情意。

10年前,退伍不久的阿義,到花蓮參與軍中學弟的退伍宴,從台北搭機,降落在花蓮機場時,冬日的花蓮在群山環繞之下,透著令人著迷的風韻,讓他迷戀。於是一待就是3個月,天天與原住民朋友把酒言歡,在花蓮的山水間迷醉,忘卻今夕是何夕。


(阿義就常在部落格,詳細介紹保有傳統的原住民部落或祕境。照片/阿義攝。)

3個月晃眼就過,花蓮的美好如悠然傳唱的動人樂音,繚繞在阿義的心頭。他無法忽視內心對花蓮的渴望,毅然決然從台北搬到花蓮,當起「花蓮新移民」。

一個來自西部,皮膚白皙的小伙子,懷抱著對花蓮的浪漫想像,與殘酷的現實環境搏鬥。大學時唸應用數學的阿義,很難在花蓮找到學以致用的工作,只得跟著原住民朋友到工地,等著工頭發落工作,靠勞力換得溫飽。成日和原住民朋友相處,培養阿義用在地眼光看花蓮。對阿義來說,花蓮的美,並非來自豪放大氣的山,也不是悠哉浪漫的海,而是生活其中俯拾即是的感動與寧靜的幸福。

他鮮少大篇幅介紹花蓮的山與海,因它們的豪美足以撼動旅人的心,不需畫蛇添足;他喜歡著墨鮮為人知的在地角落,可能是在群山環繞的涼亭,縣道旁一簇油菜花田,或是不知名的小路直抵的荒廢漁村。花蓮的幽美恬淡,就在小景小物中悠遠流長,持續散發魅力。

在豐濱的八里灣,小村落的學校裡,阿義與朋友和當地的小孩在籃下鬥牛。「仰起頭,有山、有雲、有藍天,在八里灣的群山寂寞裡,我們大汗如雨,激動時,我們大聲嘶吼,累了,肆無忌憚的癱坐在地上,一整個下午,村子裡盡是這些孩子們的笑語…。」阿義寫道。

花蓮旅人誌已是遊人到訪花蓮前,做功課必到的網站,「到花蓮,應該怎麼玩?」是網友對阿義最多的提問。阿義認為,花蓮的美,很難在短短幾天內完全感受,必須「生活在其中」才能領略。「最好的方式就是來花蓮住一陣子,用花蓮的步調過生活。都市人掛在嘴邊的『樂活』,其實花蓮人每天都是這樣過,不需要特別追求。」

當眾人造訪花蓮時,阿義希望,不僅只有「太魯閣」或「七星潭」,還應到更多不見經傳的小地方,挖掘花蓮之美。他就常在部落格,詳細介紹保有傳統的原住民部落或祕境。

阿義透露一處融合花蓮的青山、秀溪、藍海和白雲的祕境「嶺頂越嶺道」,這是鄰近花蓮海洋公園的一條小路,「此路沿著山頂而行,往東看是海,西邊是花東縱谷和鯉魚山,木瓜溪於腳下奔流著,視野是開闊的,不上來看是不曉得有這種景致。轉過幾個彎,花蓮港赫然位於腳下,在藍色的太平洋襯托下顯得相當美麗。」


(阿義喜歡著墨鮮為人知的在地角落,可能是在群山環繞的涼亭,縣道旁一簇油菜花田,或是不知名的小路直抵的荒廢漁村。照片/阿義攝。)

出自對花蓮的愛,對台灣美景的疼惜,當花東美麗的景色被八八風災重創時,阿義想為這塊土地盡點心,集結自己的花東攝影作品製成明信片,放在網路上開放訂購,並將所得捐出,獲得熱烈迴響。

「花蓮的土地會黏人」,儘管阿義不是土生土長的花蓮人,但憑藉著對花蓮的愛,寫下花蓮淳樸的美好。儘管新移民的生活仍有現實的考量,但生活的甘美讓阿義無悔地與花蓮相互依偎,持續地譜寫情意真摯的花蓮記事。」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傳真 2010年2月9日,同文收錄於「達人帶路」一書(2011年中央通訊社出版)。)


本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