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旅人誌

打開選項

台東》有河,鹿野



這人不是我。
只是想不到也有人也喜歡這裡,
在我的秘密基地。

中興崗哨


(這人不是我,只是想不到有人和我一樣,也喜歡這裡!)

這裡隔著鹿野溪,可以一覽無遺列車跨溪而來,
都蘭山美人側躺在眼前,
而那個「到不了的車站」就在溪那一頭。

這幾年若不趕路,路過時總習慣彎了進來,
喜歡這份帶點孤獨遺世的感覺,
偶而會遇上一、二個鐵道迷在此留連,
但,不曾看見有人願意坐下來,靜靜地吹風。


「中興崗哨」小檔案:
位於鹿野站南,曾因防止鐵道遭破壞而有軍駐紮的崗哨,約在2、30年前撤離後閒置,
花東鐵路拓寬工程及改線後,現在路線在此分歧,
後來房舍屋頂改建為瞭望平台,規劃為鹿野環鄉自行車道之休憩點,視野佳。

後來,開始喜歡在這溪兩岸閒晃,
從台九線彎進稻葉產業道,在樹林裡前行。



過了墳頭林立的小丘,景色轉成綠波相送,
離開人間的溫暖,到杳無人煙處,
在山裡,想要的和想念的一切終歸單純化,
我一邊按下車窗,一邊機械似地踩踏油門,
在涼風裡,享受天大地大的荒寂感。

百年福音老教堂

一種邊陲的心境,
以及可供心境釋放的一塊空間。





腦子持續空白,
決定一陣子不管網站,也沒打算寫任何文章,
想暫時離開、流浪,
放縱自己像個無頭蒼蠅到處遊蕩,但不全然因為疫情,
但放空一直很難⋯。

山里車站

幾年過去,我一直沒說的這小村落,
過了一些時日再來,
這裡的生活又歸於寂靜,依然平淡如水,
只是小站粉了新容顏。
(幾年前曾大量出現在一些報章媒體。)





這到不了的風景陪了我幾個寒暑,
總默默地承載我起伏不定的情緒,尤其是2020年。

多年以前的「山里」:

(攝於2011年,現在這寧靜小站配合花東鐵路電氣化,也重新拉皮粉修。)

「山里車站」小檔案:
民國70年代,因應花東鐵路拓寬工程及改線,
台鐵裁撤初鹿、嘉豐、賓榔3座車站,71年6月成立山里車站;
山里盛產相思樹,阿美族人初到山里時就以阿美族語「Galiduwu」稱呼,台灣光復後改稱山里。
山里車站配合花東鐵路電氣化進行改建,於2013年8月完工。


「山里」的稻浪總是溫柔的,
輕輕的。

年紀越大,想做的夢想越刪越小越少,
但流浪這夢想卻不曾少過,
然而,有「流浪」的念頭大多是又到了想找時間和自己獨處的時候,
那份自由、灑脫,不受約束的感覺,讓人難忘、很享受。



此時,我看著鹿野溪匯流進卑南溪,再一路向南,
四月的溪水清澈見底,想必冰冷,
利吉惡地的寂寥是背景。
相片無法捕捉眼前的開闊,
以及它帶給人那無與倫比、沈穩的震撼。

想起幾年前初到「山里」,
那滿野金黃的記憶⋯,
即便物換星移,當時心情一直都在,存在這空氣裡。

「不再寫一五一十交代的那種遊記了!」
遊記總有一天會過期,
在網路充斥著宛如複製貼上或崁入的這當下,更是快速,
多寫一篇,都讓我感到累贅,
一直只想寫寫心情就好,就和從前一樣,
我打定了主意。



「你又跑去哪了?」
手機突然跳出訊息,朋友LINE的,
是這一天,我在浪跡寄滄洲的卑南溪旁,
收到世界繼續運行的問候!





(ps. 此篇的山里與花蓮的「山里」是不同的。)


留言

確定

12345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