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旅人誌

打開選項

週記》以父之名



油價來到這些年的新低,但哪兒也不能去的日子,
不管網站,也沒打算寫任何文章,放縱自己像個無頭蒼蠅,
腦子持續空白,心情還未能平復過來。

想起了…這歌。
謝謝您一直讓我自由、擇我所愛。
-

微涼的晨露 沾濕黑禮服 石板路有霧 父在低訴
無奈的覺悟 只能更殘酷 一切都為了 通往聖堂的路
吹不散的霧 隱沒了意圖 誰輕柔踱步 停住
還來不及哭 穿過的子彈 就帶走 溫度


仁慈的父 我已墜入看不見罪的國度
請原諒我的自負
沒人能說沒人可說 好難承受
榮耀的背後刻著一道孤獨
閉上雙眼我又看見 當年那夢的畫面
天空是濛濛的霧
父親牽著我的雙手 輕輕走過
清晨那安安靜靜的石板路

低頭親吻我的左手 換取被寬恕的承諾
老舊管風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簾幕被風吹動 陽光無言的穿透
灑向那群被我馴服後的 獸
沈默的喊叫 沈默的喊叫 孤單開始發酵
不停對著我嘲笑 回憶逐漸延燒
曾經純真的畫面 殘忍的溫柔出現
脆弱時間到…


留言

確定

134567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