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一年這時候,東海岸的部落正一個個接力著『豐年祭』,
這裡大多還維持著過往的傳統,一連五天。

那晚,接到朋友的電話:
「我要回去豐年祭,你要不要也來?明天。」
『什麼?』(是啊,又要現在開著夜車回來。)
從花蓮到長濱,就要2個多小時,更何況從北部回來。
『那你什麼時候回北部?』
「明天晚上。」(不意外,隔天又要上班。)

我答應了。
不為別的,許久不見!能聊上幾句就很高興了!
(不過,就以往經驗,豐年祭時大家通常都忙。)



///

回來,是豐年祭的第二天。
只有這時候大大小小的孩子都回來,才看得到這麼多人,
今天,還來了一、二組外來客共襄盛舉,有多了些人!

「回來真好!」
「即使只回來一天,也很快樂啊。」
是啊!每一年他總想辦法,能回來就回來。

Ina正細心地幫他裝綁著腰飾,
我從他背後,看見Ina的神情、還有這些年才長出來的白髮。







豐年祭,在阿美族的孩子心裡,總是歸鄉似箭的,
尤其在這還「很傳統」的東海岸部落,
還維繫著、傳承著這樣的傳統,儘管路途遙遠。
這傳統似乎也感染到我,
每年這時候也期待著,回家。

這些年,身邊的這群朋友一個個北上,各自忙碌了,
偶而一年能見上一面,也少之又少,
我慢慢地能明白,
豐年祭不只是感恩的祭典,不只是歌舞,
豐年祭維繫著大家彼此間那份情。

是啊!
豐年祭,對於我是探望老朋友的聚會,
好久不見的gabut(阿美族以年齡分組,同階層)圍在一起,
朋友那眉間似乎也不再那麼深鎖,
在城市裡的艱辛,似乎再見到太平洋,就得到慰藉,
我想只有離鄉的遊子才能瞭解那心情。

這幾天颱風過境,
廣場外的海面上,間歇地飄著雨,一陣一陣,像一首首阿美組曲,
豐年祭的熱情不減,場邊的遊客拍手叫好,還算安份,
空氣裡,遠道而來的旅遊喜悅,
與過沒多久又將離別的兩樣情交雜…。

(於台東長濱膽曼部落。)


留言

確定

  1. | 07/21/2013 21:21

    限管理員瀏覽.

  2. | 07/23/2013 08:06

    限管理員瀏覽.

  3. 李麗華 | 06/09/2014 19:45

    想請問2014年的豐年祭日期訂在何時?如果搭火車到花蓮要如何到豐年祭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