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道》再續萬榮林道,長漢山下

隔了兩個月後,又再次來到「碧赫潭」畔,
這時候櫻花開花了,準備迎接初春。

碧赫潭畔,櫻花開



(時序進入二月,碧赫潭畔的櫻花已綻放,而背景這座山即「長漢山」。)

不過,花開僅能說是小小驚喜,
只是暫歇,並非此行的目的,
我並非真的懂得賞花的性情中人,
而是為了,拍照時一直出現在觀景窗裡的「那座山」,
只因上次山雨欲來…。

欲前往「長漢山」,
需穿過明利上部落(大加汗部落)這村子,
彎上「明利產業道路」(非萬榮林道)直上是唯一路徑。



上帝視角,明利展望平台


明利產業道路既陡且蜿蜒,
(路僅容一部小車勉強通過,會車不易。)
路的盡頭是幾近山頂的「明利飛行傘基地」(明利展望平台),
有近180度的視野。

迫不及待地將手機切換為全景模式,跟著環景轉了起來,
眼前諸多熟悉的場景,腦子開始用地景度量,
展開一場空間重新理解的掃描行動。



這兩溪之間(萬里溪與馬太鞍溪),
住居這裡的阿美族人以這裡多「緩坡地」,稱之為「馬里勿(Mariod) 」,
後來遷入的太魯閣人則因這裡「草長,適合狩獵」,而稱之為「魯巴斯(Rubas)」,
這片盡是「魯巴斯」的「馬里勿」,
至日治時期才漸形成村落,日人稱為「森坂」(意思也是長滿森林之山坡地)。


(馬太鞍溪)


(俯瞰「碧赫潭」,剛剛的來時路 — 大加汗部落。)


(清楚可辨的「萬里溪橋」,橋頭即是與林道息息相關的「鳳林超高壓變電所」,過橋後的聚落是長橋里。)

在一番忙碌之後,
幾聲鷹啼才發現長漢山山頭今天僅我一人,
山頭的樹梢有幾隻鷹盤旋著,
決定發動車子到平台上,先小憩片刻後再下山。




在平台上,有綠蔭、有微風,
車窗迎來滿滿天光,偷得浮生半日。
「在山裡找我,那裡空氣純淨,靈魂自由。」



再續,萬榮林道


自起飛場再回到上部落後,
翻開平時抄寫的筆記,上頭寫道:
『「萬榮林道」至上明利(林道6K),地勢轉為平坦,
林道8.5K進入林田山林班範圍,車目前可行至管制站(林道9K)。』

心想著「雖只有三公里路程,去看看山也好!」
於是緊接著驅著車一探究竟。


(「長漢山」另一角度。)

過了部落之後的林道果然平坦,
近旁的山林一派鉛青,兩旁遍植檳榔樹,
西鳳林山、萬里橋山顯得高大雄偉,只是雲霧正迅速掩著山頭,
山上的天氣總是瞬息,
雲霧水氣在下車拍照之餘開始籠罩。




(「新東西輸電線」(南投大觀 — 明潭 — 花蓮鳳林線)的高大電塔,現在萬榮林道為「東電西送」的保線路。)


(部落居民賴以為生的山泉水線。)

林道繼續順著下方萬里溪的曲度而擺盪,
於8.5K附近與工程車會車,
司機大哥探出頭喊著「你要去哪~~~裡?」,拉長原民習慣的尾音,
「我想去前面看看!」
「前面坍掉了,往前一點路比較寬,你就要掉頭囉!」


(萬榮林道9K設有入山檢查哨,以管制進出人員及車輛(單車、行人可進入,不需申請)。)

車行至管制站前(林道9K),小黑狗出來遙望著我,
沒多久,天空飄起雨絲,
望著前方雲霧山谷,想起年少偶而能上山的日子,
久違了,Because it is there!

-
明利上部落(大加汗部落)地圖:

(前往上部落,可選擇「橘線」較陡但路程短的路線,亦可走「灰線」,雖路程長但路勢較平緩。)

「萬榮林道」小檔案:
0K(萬榮) — 6K(碧赫潭) — 9K管制站(車行終點)

現為「新東西輸電線」(南投大觀 — 明潭 — 花蓮鳳林線)東段的保線路。
剛進入山區到上明利(0~6K)有一段爬升,路勢較陡,
上到緩坡台地後(林道6K之後),地勢漸為平坦。
林道8.5K處進入林田山林班範圍,
於9K設有入山檢查哨,以管制進出人員及車輛(單車、行人可進入,不需申請)。

萬榮林道,碧赫潭

留言

確定


1234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