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30線》八通關.鹿鳴吊橋(瓦拉米鐵馬道04)

 



注意到台三十線公路旁的這支木樁!此地為「鹿鳴吊橋」的入口,
當你看到,別以為沒什麼,
你正站在過去與現在的交會點,
離開柏油路面往溪谷走,就走進了時空的隧道裡,
走在日人闢建「八通關越道」的古道上。

樹林裡有微風,若有似無,天空有著如棉絮般的雲,
我們朝溪谷走,像逆流而上的返鄉鮭魚,
風正涼,此時的油桐花開的正是時候,為青山穿戴上一條白花腰帶,
有人說,日本人在撤離台灣時,乘著飛機,
在台灣山區撒下最後一把油桐種子,
那是日本人的最後溫柔,我想。



(↑ 鹿鳴吊橋目前已經是第四代,第二、三代的吊橋基尚存。沿途岩石、動植物豐富。)

深山的秘密只有流水知道 也只有流水會洩漏
流水的身世只有深山記得
從涓涓冷冷到急湍滔滔 只有沿途的峻峭清楚
只有終日無語的岩石,才會縱情無拘的澗水
一路唱著起伏的牧歌,應大海的號召跳躍而去
拉庫拉庫溪,永不回頭的浪子
只有中央山脈的眾老,在天際為做講古,才能夠追述上游你清澈的童年

余光中 《拉庫拉庫溪》


余光中的詩裡,
我拍了第一個鏡頭。





拉庫拉庫溪時而奔放、時而回頭,
時而低吟、時而空鳴,
嘩啦嘩啦地陪在身旁,圍繞著山和我們,
我在吊橋上,看著舊橋墩,
對著溪谷想凝聽傳說中的鹿鳴…。

在公路還未修築的過去,
從這裡越過了溪流、爬過卓麓山,
就能走回「卓樂」,
這是由蠻荒返回紅塵的最後一段路。

(← 吊橋是鏤空鐵網橋,走在上頭感受大不同。)



(↑ 在公路尚未開通之時,它是從鹿鳴橋至卓樂部落的唯一山徑,全長2.7公里,此處為鹿鳴段的西側入口。可見林務局鹿鳴林地護管所及完整良好的舊橋墩。)

跨過溪進入這一片祖靈的山,順著日人留下的印記,
感覺曾在這原始大地裡奔跑的祖靈的生命力,
企圖在這草叢中尋找灰飛湮滅的記憶,只徒留黑黑石板堆砌的昔日駁坎,
猛然回頭,吊橋旁的桐花正迎風搖曳,落了下來,
這片森林正訴說著遙遠的過去。


跨過吊橋,是一片翠綠的草地,
可見清朝八通關古道及日治時期八通關越道路徑圖解說牌及林地護管所,
此處為八通關越嶺道鹿鳴段的西側入口。

再往前,
約兩百公尺有一處駐在所遺跡。
(*駐在所,日治留下產物,如現在的派出所,警備之用。)

---


我選擇原路折返台三十線公路,完成這鐵馬道的最後一段,
到達「瓦拉米步道」登山口,這是另一個起點。

*本次騎車路線:
玉里 ─ (8K) → 卓樂 ─ (2K) → 南安遊客中心 ─ (4K) ─ 南安瀑布 ─ (2K) →鹿鳴吊橋指標(往岔路可到吊橋) → 瓦拉米步道登山口


鹿鳴吊橋小檔案:
由玉山國家公園「南安遊客服務中心」出發,經南安瀑布,注意公路指標2.65Km 前處有八通關越道木樁,此地為鹿鳴吊橋的入口。
八通關古道鹿鳴吊橋段步道為日治時期八通關越嶺道的一部份。



在公路尚未開通之時,它是從鹿鳴橋至卓樂部落的唯一山徑,全長2.7公里,沿路都有許多不起眼的事物值得駐足發掘,過吊橋進入鹿鳴段,可見清朝八通關古道及日治時期八通關越道路徑圖的解說牌,一路上行走於原始密林之中,蟲鳴鳥叫,不絕於耳,0K+200M處為鹿鳴駐在所遺跡,約莫1小時走到鹿鳴段東側入口,最後出口在卓樂國小後方。

本步道由鹿鳴吊橋至卓樂國小,單程約2小時,往返需4小時。全程都在闊葉林中,緩坡好走,沿途可觀賞亞熱帶植物,欣賞拉庫拉庫溪壯闊之美,還可以了解八通關越嶺道與布農族文化歷史。

延伸閱讀: 瓦拉米鐵馬道.總整理


本篇留言 (4)

  1. 說道:

    限管理員瀏覽.

  2. 小祥 說道:

    超喜歡看你的文章
    真的超有感覺的
    也好好奇你為何知道那麼多故事ㄚ
    這裡我去玩過好幾次
    都不知道這些點點滴滴

  3. 兔子 說道:

    這條路登山可以到阿里山或南投水里

  4. 梁梁 說道:

    好喜歡你的文字,時而樸實,時而華美,引入余光中的文字,更增添了不少意境。
    因為你的文章,讓我不得不再一窺花蓮的美。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