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花》和仁.卡那崗

 



那天,將人一直往路旁靠,閃躲一輛緊逼的砂石車,
看見了一根柱子,想起已經遺忘很久的一件事,一個地方,卡那崗

兩年前,留言版第224篇旅人留言,
葉子 --06/09/27 01:27
所留言如下:
『請問版主~~
陳昇有一首歌"卡那岡"是在花蓮的哪裡ㄋ~~
想去看看他所說ㄉ那個小漁村~~
煩請版主說明囉~~謝謝』


我回答說,
『哇!你這樣一番話,又讓我今晚重翻陳昇的歌,難忘的感覺!
而新寶島康樂隊專輯的「卡那崗」,
指的是花蓮通往宜蘭,進入蘇花公路前的「和仁」,有著大煙囪的和平發電廠之前!
(「卡那崗」在太魯閣族語是道路崎嶇的意思,形容這段路的情形,這段路的海灘很漂亮喔!)
讓我想為卡那崗寫篇文章了!有可能的話,我會拍幾張照片放上來的;
尤其,在ELLE雜誌附的CD的陳昇那段口白,真的道盡花蓮的生活!
(嗚嗚!不知誰還有這片CD…強力徵求中!)
謝謝你,葉子~讓我今夜很陶醉…』

我還跟葉子一言為定,要寫一篇「卡那崗」,
但就這樣一晃眼過了兩年…。



卡那崗、卡那崗、卡那崗,我喜歡這樣子叫著她,
感覺上好像是叫著一個很美麗、很美麗的女孩子的名字。


卡那崗是花蓮的一個靠海的小村莊,有一年的冬天,我一個人跑到那去。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去,可能是冥冥之中我跟卡那崗有一個約定。
我在那一天的清晨躺在卡那崗的油麻菜田裡仰望著天空,
那是我看過最藍最藍的一片天。
── 陳昇

是啊!我來何嘗不是,冥冥之中我跟卡那崗有一個約,
然而,現在叫「和仁」的卡那崗,
位在盡是呼嘯而過的砂石車,揚起滿天塵土逼著你緊靠著馬路的護欄走的台九線旁,
土灰土臉的模樣,讓人更覺得卡那崗只不過是蘇花公路上的一個不起眼的小村落,
混搭著鐵皮屋與波浪板的村落,巨大輸送帶成了這裡的獨特景觀,
初到此地,會讓你重重地錯愕與失落…。




(↑ 和仁隧道旁望和仁礫灘,這就是卡那崗,而這長長的輸送帶是和仁的印象之一。)

我常常在想,我們是不是都太著急去尋找一個答案,
我們都忘記了我們身邊其實就在不遠處,有很多很多很美的人、事、物,
我們應該跟全世界的人說,讓我們停下腳步來,
我們躺在草原上,平躺在油麻菜田裡,或者我們就躺在家裡的客廳的地毯上,
讓我們暫時停下腳步,讓我們去尋找,
讓我們去尋找那原本就是屬於我們的,最美的事物。
── 陳昇

「卡那崗,有一片美麗的沙灘。」

卡那崗,像個蒙上面紗、美麗但寂寞的女孩子,
沒有太多的人潮,卻有喧囂的車流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邊界上,
往海走去,沿著下海步道而下,
不矯作的自然素顏,流露海岸原始的風味,
海濤有序地一擁一退,各種顏色的礫石翻滾其中、彼此琢磨,沙沙好聽,
在這裡聽濤看浪,是一種享受。
往山望去,先是密麻的鐵路站場外加好大一座水泥礦場,
伸出一條輸送帶活像隻八爪章魚,沿著河床往山裡去,
經過了卡南橋,在山邊蓋起一座座水泥工廠廠房,背後是漸禿的山壁…。
潮來潮往,兩樣心情,
行經這兒,你是不是也緊踩油門,匆匆地疾馳而過?
在還來不及認識她,就已遠離…。

不知葉子來過了沒有?

『拼死拼活是有什意義 世間冷暖可比一齣戲
阮攀山過嶺要找這個樂園 如今不願再離開
卡那崗的雞啊 鳥啊 肥又美 溪水彷彿姑娘的髮絲
卡那崗的姑娘真正有美 都讓阮不捨離開伊身邊…』(卡那崗 詞曲/陳昇)


在自己的生活裡,有沒有讓你「如今不願再離開」的卡那崗呢?
卡那崗等待一雙真摯深情且包容的眼,
可以把眼睛笑成燦爛的彎月、然後跟她說:親愛的,我不會走了,
因為這裡就是我最後要待的地方。

如果有一天,你經過卡那崗,請記得要放慢你的腳步。
如果有一天,你經過卡那崗,請你幫我跟她問好......



* 以上陳昇口白出自《Bobby's Talk About Man and Woman》 [ELLE CD Oct. 96']

和仁(卡那崗)小檔案:
由台九線北上,抵達舊名「卡那崗」的和仁,清代時叫做「大清水」,過了卡南橋便離開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範圍,界址碑處設有休憩區與「和仁下海步道」,步道約200公尺可下至海灘,此處沙灘為主,礫石灘只有小區域,仰望高大巨石、峭壁,甚為壯觀,並有侵蝕形成的峽縫,引人好奇。


本篇留言 (10)

  1. 說道:

    我一直感覺到花蓮如果多幾個像你這樣有感情的人
    花蓮一定會比現再更可愛一百倍
    更令人羨慕一千倍
    當然得先剔除官僚~~~~~

  2. jacky薛 說道:

    以前每次看完文章,總是在羡慕中帶著幾分無奈,
    何時才有機會去享受這一片世俗外的寧靜.
    你說的對! 從自己身邊出發,發現!

  3. Jessica 說道:

    原來我每次經過的水泥輸送帶那裏就是「卡那岡」,雖然現在更名了,但是以後我路過時會撥空停留下來,感受這裡曾經讓陳昇這位性情中人,感動的地方,動情的小村落。

  4. joyce 說道:

    我被這首歌給迷住ㄌ
    看到你所描述後不由得想起
    有一年開著夜車經過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居然拋錨
    到了天亮等著拖吊 也沒心情欣賞
    原來就是它

  5. hanks 說道:

    剛剛同學傳給我這篇文章~
    突然又想起十幾年前唸書的時候,
    那時候在準備聯考~又剛剛好失戀~
    這張ELLE的紀念專輯就一直陪伴著我,
    我還跟朋友說我想去花蓮的卡那崗,
    在那邊聽著這張專輯享受著孤獨、品味著寂寞,
    真的好懷念那段陪我度過得青澀歲月,
    謝啦~親愛的傑哥~
    有需要這張專輯的朋友,
    有機會我會把他拿出來與大家一起分享~

  6. 小懶 說道:

    在自己的生活裡,有沒有讓你「如今不願再離開」的卡那崗呢?
    卡那崗等待一雙真摯深情且包容的眼,
    可以把眼睛笑成燦爛的彎月、然後跟她說:親愛的,我不會走了,
    因為這裡就是我最後要待的地方。

    這幾句話讓我有些許感動又有些許愁悵!

  7. Apo 說道:

    請教阿義:
    匯德步道因颱風來襲而遭破壞, 不知修復了嗎?
    蘇花段還有其他下切到海岸邊的步道?

    QQQ!

  8. JOHNNY 說道:

    太讚了
    給你一百個讚讚讚!!!

  9. 鬼來了. 說道:

    我也很愛花蓮的呀..
    甚至於在台灣各地工作久了,我好想回花蓮去工作.
    但是第一個遇到的問題就是, 我要作什麼????

  10. Stanley 說道:

    可是我不知道陳昇說的油麻菜田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