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仔尾》敬,那有幸參與的時代(溝仔尾,總整理)

黃昏時分,斜陽映入這「玫瑰玫瑰我愛你」(註1)的城市,
我快步穿過斑駁洗石子橋面的福住橋,
不理會下頭正在進行的封溝工程,
鑽進「溝仔尾」附近的街巷,來往行人稀少,顯得寂寞。
西服訂作、自助KTV吧的黯淡招牌、海鮮餐館店家林立但大多蕭條,
但些許可以瞄見過往繁榮遺留下的痕跡,
察覺這城市發展軌跡和老舊建築的驚喜。

記得曾和「林記燒番麥」(現搬到自強夜市,後又遷到東大門夜市)的林老闆聊過「溝仔尾」,
「四十年前,我老爸老媽推著車,在溝仔尾一帶擺攤,
像花蓮戲院(美琪飯店的過去,現為連鎖飯店)、文明戲院(現今的豪華戲院,當時以演台語布袋戲為主)、天祥戲院(在博愛街,已改建大樓)⋯都擺過,
你可想像這溝仔尾附近有這麼多家戲院,
就可以知道當時熱鬧程度⋯。」


花蓮,曾有如此繁榮街景存在過?



日治時代鋪設臨港鐵路、花蓮港擴建,
花蓮從這時期才開始有了市町建設,
「溝仔尾」因接近火車站,經商來往在此匯聚,這條大水溝兩旁繁榮一時,
全盛期包括撞球間、冰果室、小吃店、西服店、酒家、飯店,
加上好幾家電影院,幾乎各種娛樂設施都可在此滿足,
學生、醫生、官員、水果販、煙花女子⋯販夫走卒來來去去,
那麼這裡的吃當然有趣了!
一條似水年華的「水溝仔」,它的變遷可以說是一段花蓮近代史。

「那時候許多人小學畢了業,就到日本人餐廳當學徒,
熬個三五年出師,開一間日本料理店那是個夢想。」
溝邊的「竹陽」、「三葉」兩家是最知名了,
竹陽以海鮮處理速度快著稱,
還記得那招牌龍蝦三吃,第一道沙西米端上桌時,龍蝦頭還會動,
獨門的快速冰功也使肉質吃起來透脆,
而三葉則是最老牌的一家,主打龍蝦及鮮魚沙西米。
隨著日軍戰敗,美軍駐台,小城的紅燈區多了美軍酒吧、西服店,
西方飲食來到東台灣,美式「鐵盤牛排」隨著美國大兵而來,
這端上桌滋滋作響的「鐵盤牛排」是許多花蓮人的西餐初體驗,
淋上濃郁的醬汁,搭配麵條,
人生第一客牛排只有在「溝仔尾」吃得到!
儘管到了現在,這「鐵板牛排」還深深影響著花蓮的飲食習慣。
而在那戒嚴的年代,如果可以在渾囤的卡其制服上來點變化,
對某些學生來說是個很酷的事!
下課後,到西服店改衣服,
再到轉角的「正品」點一盤蚵仔煎、或再走過去一點吃個「連家肉粽」。
當然,再往前走,
穿過中華路來到「金城冰果室」,來碗三豆冰消消熱、解解饞,
在那青澀的歲月裡都是深刻的。

華燈初上,溝上人家拆除一段時間了(註2)
「溝仔」依然潺潺地向海流去⋯
依稀記得那天,不經意轉了個彎,經過忠孝街轉角「三劍汽水」工廠舊址前,
隨著怪手一揮,日式木屋應聲倒下,
是啊!同樣那股莫名的失落。(註3)
你們告訴我這「大排」已在我們的城市重新打開,隨即又告訴我換成一條嶄新的大道。
然而,當卅米大道一開,
那屬於花蓮的韻味還會存在?
而那屬於大多數花蓮人的集體記憶呢?
該往哪裡尋找?

註1:「玫瑰玫瑰我愛你」,王禎和著,
以越戰時期美國以台灣為基地的六十年代為背景,王禎和以故鄉花蓮娼妓賺取美金的反應當時社會現象。
註2:溝仔尾(正確名稱為紅毛溪)上的溝上人家隨著遠東百貨搬遷,
多年來分段拆除,人氣漸散,於2014年5月全數拆除。
註3:老一輩的花蓮人才知道的高級飲料。
在黑松汽水還沒進到花東,花東的孩子都是喝「三劍汽水」這一牌的汽水,
工廠於2014年6月拆除,那只是最近的事。


(以上,同步刊載於 Orip' 43中。)

關於「溝仔尾」篇幅列於下:



舊街區,那些歲月擦拭的痕跡

溝仔尾那段「玫瑰玫瑰我愛你」的花蓮歲月,
是東部發展史裡,最不可或缺的一段,
唯一還能證明花蓮曾經的輝煌,現在遺落了!

澳門福隆新街 vs. 溝仔尾

同樣因港區發展而興起,
都曾經是煙花柳巷,曾經紙醉金迷,繁華一時,
城市發展的重心雖至今已不復當時,紅樓青磚隱約還在,
雖已經是一條冷清的街道,
但,最後留給世人的樣子卻是不同的兩樣情。

又見,溝仔尾

在八年後,古蹟指定不到半年,又有突如其來的變化。
物換星移,當初市公所承諾花八年時間,
打造出媲美韓國首爾市的親水公園,確定跳票了!
但,等待不到期待中的水岸空間,
我們還需要一條40米通往海岸的「香榭大道」?

再見。溝仔尾

溝仔尾,花蓮著名的小吃街,
這條水溝上的店家沿溝而居,騰空架屋,左右岸商家櫛比鱗次。
你是否曾走過這裡?來一盤蚵仔煎、一席海鮮或是一碗涼水?


本篇留言 (2)

  1. 邱小晴 說道:

    你好!
    因為google 紅毛溪的照片,來訪您的blog,
    請問 方不方便 跟你要 您這張照片的原始檔案呢?

    因為照片中騎單車的是我爸爸 我家就住在那十字路口附近 。自己不曾這樣拍過自己爸爸,覺的這照片可愛極了。感謝!

    • 版主阿義 說道:

      To 邱小晴~

      沒問題的,
      果然花蓮很小,竟然是令尊,
      先感謝令尊當個臨時馬豆Model,
      當然這照片該寄給妳留存著,
      溝仔尾變了個樣,這照片還保有福住橋的存在的面貌。

      (寄到妳留的Email信箱!)

    • 邱小晴 說道:

      太感激了!收到照片了~
      果然是花蓮人都是好人!
      謝謝版主!

  2. 說道:

    限管理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