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在都蘭早晨醒來

一陣啾啾鳥叫,劃破了這片寂靜,
此刻,在都蘭南方的「渚橋休息區」的車內醒來,
點開手機,螢幕正刺眼亮著:4:55。



眼前天際漸白,
我想約莫有十來年沒起個大早,一睹破曉日出了!

「一個人到陌生的土地去旅行,光是呼吸著,
眺望著風景,都會覺得自己好像稍微變大人似的!」

在大武的水仙宮旁,在知本忠義堂的河岸邊,
在杉原灣的此刻⋯ ,
都讓我想起村上春樹的書裡這一段話,
喜歡這般的遊牧生活,
換個地方生活讓這些日子多了調味與浪漫⋯。



疫情來了,全世界宛如進入冬眠期,
『人與人的連結』停滯了下來,旅遊、活動都是,
「車泊」(或說「車宿」)也因著疫情而興盛,
但不可諱言的,
對我而言,「車泊」其實始於某日發現自己的存簿,
如近期的各地水庫⋯幾近枯竭。
然而,生活不會因此停歇,不是嗎?

「生活圈必須放大才行!」聽到內心吶喊,
決定「車泊」,盼「斜槓」的腳步及範圍可以加大!





「車泊」的偶然時間裡,與自己相處的時間變多了,
如何在黑夜降臨後,去學著和自己自處?
從不如早早睡去,
到後來,為了可以躲在車內上網,去構思車內的供電,
透過網路窺探周遭,感覺地球並非停止轉動。

當發現網路上,旅遊資訊顯得減少許多,
或許因著疫情,旅遊氛圍轉為單一,
所謂的「網紅點」如雨後春筍,
眾人如朝聖般爭相前去,互相模仿拍攝手法,
竟可以如此大同小異,甚至氾濫或說做作。

「什麼是自己更想做的?想寫的?」
多年來「為了生活」的腦子似乎漸加清明,
開始對自己提出了一些莫名想法!
個性使然,
決定先不管這網站一陣子,不打算寫任何苟延殘喘的文章,
剛好在疫情升溫時,顯得理所當然許多。
而這樣的決定不全然是現實考量,
只是暫時停下自己、到處遊蕩,放縱自己像個無頭蒼蠅。

開始「車泊」後,生活日漸精采了起來,
但放空一直很難,一切比較像等待⋯。



疫情並沒如人類預期般離去,就這樣過去三年,
然而,與花蓮比鄰、卻要三、四小時車程的台東漸熟捻了起來,
順理成章地納入自己的生活版圖裡。
(這部分容日後再慢慢道來⋯)
內心裡的聲音一直都在~還是喜歡「原來的樣子」!
(如果是老讀者就知道,
「花蓮旅人誌」一開始就只是隻字片語,通常只是生活的離騷⋯。)

開著車行駛在東海岸公路上,
點開YouTube播一首歌,跟著哼唱,
Just sit back and relax, don't worry. 高枕無憂,別擔心
The world can wait, no need to hurry. 世界可以等待,無需著急

大清早,都蘭的天空一片湛藍。

///
♬ 背景音樂:LEMMiNO - Infinity

留言

確定


11213141516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