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旅人誌

打開選項

「旅行之中,我最大的樂趣,莫過於和保有傳統的人們一起生活。
這些人在微風中感受到歷史,
在雨水刷亮的石頭上觸摸到過去,
在植物葉子的苦味中品嘗著古老。」

──Wade Davis,《生命的尋路人:古老智慧對現代生命困境的回應》

-
到了花蓮,你是不是也會覺得該吃一頓「原住民風味餐」?
風味餐通常是大山大海來的飛禽走獸游魚,又炒又烤又炸。
但,在花蓮十多年的生活裡,
發現身邊認識的原住民其實不這麼吃!
(風味餐館的老闆們,請原諒我實話實說!)
他們總只是簡單料理,
鮮味也常常只有一匙鹽,
重點在「原」字上,嚐「原味」比風味重要!

花蓮前有無垠太平洋,後有連綿青山,
阿美族人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食材幾乎完全取自大地,且愛吃菜多於吃肉,
這自稱「吃草的民族」擁有豐富且智慧的野菜飲食文化!
而都市人家的三餐,
一年到頭餐桌上幾乎是高麗菜、菠菜、小白菜、青江菜,
而據統計,阿美族常用野菜約有兩百多種以上,遍布山野海崖。
部落與城市在飲食習慣與料理文化的不同體驗,
來花蓮是最不能錯過的,
阿美族的「野菜美食」極度推薦,甚至建議一定要嚐!
(嗯,好吧!說飲食好了,
些許野菜或苦或澀,對一些人堪稱不是美食。)

Q:到底怎麼吃?

生命力旺盛的野菜,是最純粹的原味,
一般都只是清炒,
鮮味常常也只需一撮鹽便是。

不過,阿美族還有經典吃法就是煮湯~「野菜湯」,
而野菜湯裡通常不只一種,要「八菜一湯」的吃法,
也就是把所有野菜都參在一起煮成大鍋湯。

而阿美族喜歡吃的野菜,大多具有苦澀味,
加些肉類的油脂來潤味,
馬上就會變成清爽好喝的野菜湯。

Q:野菜?是哪些?請舉個例。

過去鄉間田埂、空地常見的「野菜」,
由於環境適應力及病蟲害抵抗力強,
沒有農藥殘留疑慮,而且營養豐富,
可說是現代人的健康蔬菜。

來花蓮,我最先遇到的野菜就是「龍葵」,
阿美族人叫做「大頭根」(tatukem)的這野菜,常拿來煮湯,
後來知道,原來是小時候聽老一輩常說的「烏甜仔菜」,
有聽過所以印象很深,而且你一定在路邊看過!

還有,
整株布滿了尖刺的黃藤,去了皮的「藤心」是待客珍饈,
雨後地上冒出的葛仙米藻(雨來菇),灰暗軟爛卻有美名「情人的眼淚」,
葉緣如刃易割傷人的五節芒,
在阿美族的食物下,只見剝皮後白嫩可口的「芒草心」,
而叫做「喇舌」的箭筍、夏天才有的「巴基魯」(麵包果),
是我的旅北阿美朋友朝思暮想的家鄉好物,
而山蘇、過貓、秋葵,
現在都市的餐廳裡也能吃到了。


(讓人叫苦連天的輪胎苦瓜,吃過的人絕對從此印象深刻。
不過輪胎苦瓜是野菜湯回甘苦味的主角之一。)


Q:可以去哪裡吃?

在今日很多阿美族的野菜如山蘇、過貓、秋葵,
已是都市裡餐廳的美味菜餚,
所以在花蓮,當然可以吃到更多!

若想吃一盤出自阿美族人之手的野菜,
我想,還是推薦夜晚東大門夜市的「原住民一條街」吧!


(吃什麼野菜?照片上就是常見的野菜。)

不少攤位將野菜整理擺了出來,還標示了菜名,任君挑選,
這些菜應該與都市的市場裡看到的,是迥然不同。
還有,不妨也買個「阿里鳳鳳」來吃,
我覺得這真的很經典,不要錯過啦!


Q:想自行烹調,可以去哪裡買?

一大早的新城北埔「新秀地區農會」前,光復的第一市場,
或是「重慶市場」重慶路週邊、「仁里市場」,
到了傍晚,福建街南下過了橋的「東里十一街與六街路口」,
壽豐天橋下、吉安的「黃昏市場」。

近年花蓮推廣栽培,不僅產地吃得到,
現在花蓮一般市場也看得到買得到。


(黃昏市場西邊入口進來的原住民野菜區。)


(東里十一街與六街路口,到了傍晚有野菜可買。)



-
延伸閱讀:
其實我的阿美朋友這樣吃/思鄉篇
其實我的阿美朋友這樣吃/漬物篇


留言

確定

189101112455